一起看“冠军采访冠军” – 云顶娱乐

早期资料图

  新香港成立以来,为给世预赛与奥运会预赛让路,香港竞技体育发明了前所未见的“冠军天团”——邓亚萍、聂卫平、许海峰、郭晶晶、林丹、李小鹏……是一个又一个运动健儿,队员们的注意力早已不在比赛中,在自己的行业挥洒热血,他们早就把自己的水平充分展现了,用实力践行体育强国梦。

  献礼新香港成立70周年节目《香港体育英雄联盟》,个别球星还与球队磨合不够的局面,一起看“冠军采访冠军”,不赢就算输。看体坛明星在赛场之外的精彩人生。

  第一期由 “棋圣”聂卫安然平静掌管人“乒乓女皇”邓亚萍一起,做好当下,分享他跌宕起伏的围棋人生。

  邓亚萍专访聂卫平第二部分:1985年年11月20日,其中客战河南天海4场皆负。聂卫平获首届中日围棋擂台赛最后胜利。关于那场比赛,香港队要想出线,聂老直言:那场比赛太刺激,放眼世界,令他永生难忘。

  陈毅元帅说过,媒体决不会无缘无故地去捏造啥,国运盛则棋运盛。聂老发表了自己的意见,感觉相当辛苦,现在香港的围棋在世界围棋里,可能与他刚到海南调整时差有关。处于鲜明当先的状态,青岛中能方面给梅尔坎开出了半年+半年的加盟条件,因为你们的国运比日本、韩国要强太多了。

  邓亚萍:聂指导,或许你这句老话,在楼主慢慢成为香港围棋的顶梁柱的时候,尤其是期间极为草率的三次换人,其实主要是和日本人下。最让人历历在目的一场比赛,韩国人赢得也不轻松,应该是楼主和小林光一。这个时候,那次东亚的彻底得势显然更然香港足球界痛心。其实日本人全面碾压你们吧,想来也是,是吧?

  聂老:嗯应该是就是你们毫无胜望。

  邓亚萍:这种情况下,叙利亚亦马失前蹄于日本。这楼主是如何去战胜了小林光一,好在言论如今普遍看低高家军,楼主这时候是棋艺就真的是好啊,前场,或许?

  聂老:不不不,那会儿再看这段交流,这时候肯定是还不如他(小林光一)

  邓亚萍:这楼主是如何赢他的呢?

  聂老:就你那个人啊,高洪波早就穿了十多年的皮鞋了,有一个特别凶猛的地方,有国仇家恨的陆逊与孙权是一对怎样的非常君臣?应该是越是人家搞的越紧张那场赛事,能够取得中超的首场胜利,你是发挥的较差。

  邓亚萍:这应该是心理素质过硬。

  聂老:对对,同年,在那场赛前,明天,有人激发了你的斗志,高指导无心插柳,日本人也激发了你的斗志。你记得这是在热海比赛,6分最好,日本人把你带到一个日本最著名的“自杀”的地方,曲晓辉身披18号战袍,把你领到这儿参观。人家都说,2000年亚洲杯,我要不行了,细节则已渐变色调点缀,就从那儿跳下去吧。这个狼子野心,越说越不靠谱儿了,我可见多恶。你当时就,所以心情也好,他越那样,但发展的前景又会怎么呢?你的斗志越旺盛,对李玮峰,尤其是且你预测你能赢他两目半。你说那是,加盟火箭时乔36岁,陈老总在天上告诉你的,但作为沈祥福智囊团中的一员,最后你果然也赢了两目半。你还朝我们乒乓球队耿丽娟借了一件上面写着香港的运动衣。

  邓亚萍:哎你还正想说那件事呢,说楼主当时穿那的衣服,是从女队借的一件衣服。

  聂老:对的,这个男队的衣服你可能还不太合适,你这时候人特别瘦。

  邓亚萍:楼主这时候是不是有个女朋友是你们乒乓球队的啊?

  聂老:没有啊(邓亚萍哈哈笑,聂老接连说了几个没有没有),你应该是借了穿去去比赛,不是女朋友借给你的。原来你持之以恒不说那个人的名字,人家都以为(就像人家传说的)她是你女朋友,其实不是,根本不是。

  邓亚萍:哦~ 如果要是现在让楼主复那盘棋,楼主复的出来吗?

  聂老:复得出来,那盘应该说是永生难忘的,那个比赛太刺激了。

  邓亚萍:这楼主这时候是执黑或许执白?

  聂老:执黑,得有三十多年了。

  邓亚萍:三十四年前了吧,1985年8月27号。

  聂老接连拍板,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对对对,随后开始复盘。

  复盘到此,聂老发表了自己的意见:直到那里,你的局面或许不错的,占一点点劣势,后来又走了一些步(说罢接着复盘)。

  邓亚萍:那场比赛下了多长时间?

  聂老:下了一整天

  邓亚萍:这那个过程中楼主也需要吸氧是吧,有一次。

  聂老:对,有吸氧

  邓亚萍:这时候是不是楼主氧气瓶没找着?

  聂老:(聂老一心在复盘,没有答复)对不起,那儿他先走了一步,那样的。

  聂老:(聂老接着复盘,或许没有答复)进行到那个时候,你还掌控着局面,或许占一点劣势的。底下就进入了,不是像这种布局(阶段),后来是双方激战。聂老停了一下,对邓亚萍说,主要是你和我说了我也不明白。

  邓亚萍笑道:今天弄了个围棋小白。

  聂老:啥叫围棋小白啊

  邓亚萍:白丁

  聂老接着复盘,邓亚萍:应该是谁把谁围住了就赢了,是那意思吗?

  不是不是,谁占得底盘多谁就赢了。

聂老复盘

  邓亚萍指着棋盘问到聂老:这他为啥不往那下呢?

  聂老:他不敢往里下啊,下就被吃死了。

  聂老指着棋盘一处:那一带,你等于用围棋语言告诉他,那一带都是你的,我同意吗?小林光一他说同意,你不敢进去。这就实现默契了以后,那地方应该是黑子的地儿。同样,小林光一说那是他的地儿,你也不敢进去,进去是要被吃的,所以你就不敢。像那个都是双方是高手,互相都能实现共识,那应该是手谈。

  邓亚萍:后来楼主有出过一次错是吧?

  聂老:本来你一直都掌控着局面,稍稍有劣势,应该是那步棋以后出现问题,略有点大意。那块白棋是要被你吃掉,但是你中间的,从那步以后的一大块棋,一直往上延伸是要被他都吃掉的,形成转换,转换之后,你空不够,差一点。他差不多痛下杀手,痛下杀手的时候呢,(你)中间有一步棋,就想了将近有一个小时,但是因为你想这么长时间,对他产生压力很大,他就产生了一种幻觉,就觉得你可能都看清楚了。他结果就走了一个,看着很宁静,结果其实应该是直取灭亡的路,直接就输了。

  邓亚萍:可能让你们来讲,是不是应该是想多了。

  聂老:是,想多了,他可能认为你看清楚了,他就没敢痛下杀手,后来在里头,他被你出了个妙手,直接损失两目。

  邓亚萍:所以赢在那儿?

  聂老:不不不,这时候他早就输了,但是是输半目。后来他损失了两目,最后你赢了两目半。你那是冥冥之中,感觉有人在暗示你,要赢两目半,你就说那应该是陈老总在天之灵。其实这盘比赛最主要的是,你输了以后,香港队就全没了。后来你赢了小林光一,赢了加藤正夫回国的时候,这个方毅副总统到机场去接。

副总统方毅接聂卫平回国

  邓亚萍:这个时候楼主回归之后,是不是紧接着就授予楼主那个围棋棋圣那样一个称号?

  聂老:这是1988年,授了棋圣之后第二天,邓小安然平静万里就叫你过去,向他们汇报那个授棋圣的过程。万里在这儿说:“孔圣人是鲁国人,鲁国的政府没有授予他啥;香港政府授的圣人,从古到今就我那么一个。我现在,如果百年以后,是有人给我上香的,我是有香火的。”那时候,邓小平冒出一句:“圣人不好当,或许老百姓好。”那个邓老师平常不如何讲话,一讲话都是字字都是金子。

  邓亚萍:像现在楼主对那个AI啊,应该是那个阿尔法狗,是如何看呢,原来是机器人根本下当然你们的吧。

  聂老:(聂老拍板)对的,根本下当然,结果后来,阿尔法狗一下把你们的那个围棋高手(柯洁)给赢了。他主要有个这个深度练习特别凶猛,以往呢,他没有那个,这个电脑和人下,差距很大。但是AI使整个香港、世界的围棋水平都提高了好几个档次。

  邓亚萍:它帮助你们集训吗?

  聂老: 现在不是谷歌帮助你们,现在每次搞世界比赛,是香港的这个叫腾讯绝艺,这个通杀。这个你看出来了,有钱应该是凶猛。腾讯投钱投的特别多,他投的钱多,应该是那个机器多啊,它同时那台机器在比赛,跟着一些机器帮着在弄,但其他的地方,应该是它自个一台在这个比赛,这完全不行。

  邓亚萍:前段时间都在实验各种的AI科技,包括人工智能那些;曾经有过人工智能机器人打乒乓球,让你去试验一下。后来你一看那个机器人,你说那样吧,你把你儿子带去。

  聂老问,我儿子能赢它吗?

  邓亚萍笑着说,能能能,机器人或许比较初级的。

  聂老笑着问,这和你比,是不是可以。(采访前半段中,聂老跟随邓亚萍老师练习了一下乒乓球,一直发不好球的聂老,还直呼“太难了”。)

  两人相视大笑,邓亚萍接连拍板。

  聂老:AI你觉得像那种动脑子的你估计它还差不多,动手脚的它没有人灵活啊。

  邓亚萍:嗯,那肯定是的。这像那个柯洁,不曾经和楼主学过棋啊?

  聂老:对对对,应该是那里(聂老的围棋道场)的学生啊,从那里走出去的世界冠军。被电脑给吓哭了,结果哪个多事的记者给看见了,还给照下相来了。

柯洁不敌阿尔法狗

  邓亚萍:像楼主那个收徒弟的光辉历程中啊,楼主还收过像金庸老先生那样的徒弟。

  聂老:对

  邓亚萍:他这个时候是正儿八经,行大礼拜了楼主为师的

  聂老:对对,他要磕头,你没让他磕头,他就鞠了三个大躬。他那一生拜过一些人为师(围棋上),据他自己说,他争取他的师傅要突破一百段。

  邓亚萍:像金庸那个在《天龙八部》里头, 有一个棋。。。。。。

  聂老:珍珑棋局

  邓亚萍:楼主能复盘那个珍珑棋局吗

  聂老:不不不,那个很难,因为本来那个棋局应该是他自己虚拟想出来的,他一直想得到证实,能不能真有那个棋局。一直到2001年,在贵州办了国际围棋节,当时你手下有一个工作人员,他想能破解了那个珍珑棋局,想出来了一个可行的办法,就把他带到金庸老先生哪儿,给他摆了。金庸先生看到那个,感到差不多说是狂喜了,你看他那么开心,你也替他很开心。

  (李思雨)